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武侠古典:疚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武侠古典:疚
「叔……叔叔,求……求求你,放过我好不好……?」断断续续的哀求,自女孩的口中传出,那声音格外地令人兴奋。旁人听了都忍不住想吃掉她,更别说是正在享用美好肉体的男人。 裸露在空气中的身子是有些瘦,却也不会太过骨感。她的眼半闭着,却可看出原本应该有双大而灵巧的眼。她的眉扭曲着,却仍能得知原本该有两道形状姣好的眉;除了眼和眉,连小巧的鼻子和唇都因为痛苦而变形。但即使如此,那张脸还是看得出她有多可爱。 但是这张可爱的脸,正压在充满臭味的枕头上,在床上支撑着不住晃动的身子。洁白细小的双手被往后拉,好似御马的疆绳;白嫩的臀部跷得老高,不情愿地迎接那令她厌恶的东西。 「喝、喝……放过你?那叔叔的鸡巴谁来照顾呢?这样叔叔不是很可怜?」尾音提高的问句,刺耳,更刺痛了女孩的心,即使是年幼的她,也感觉得出男人不可能放过自己。 啪啪啪啪……肉与肉规律的撞击声令她厌烦,压得她不停地吐出浓浊的气息。「嗯嗯嗯……唉!」男人缓下了动作,叹了一口气后,语重心长地道:「不要说叔叔不给你机会,那这样好了……你带你那个朋友过来,我就把那些全部还你。不论是照片或是影片。」 梦寐以求的愿望,令女孩忘了压在身上的是什幺样的人,她惊喜地转过头来问男人:「真的吗?!」 「当然啰,叔叔怎幺会骗人呢?」 女孩从一瞬间的欣喜回过神,思考着这代表着什幺样的意思——重拾正常生活,就必须找个替死鬼。她得亲手将最要好的朋友拉入深渊!在那一瞬间,她竟有牺牲好友的想法。她觉得自己好卑鄙,好卑鄙。 身下的女孩突然安静了下来,在思考着什幺。男人知道。正因为知道,他用力地拍了下女孩的臀部,充满弹性的肌肤发出清脆的声响。瞬间,雪白中浮现嫣红。女孩吓了一跳,全身肌肉紧绷。这给男人带来心理及生理上,难以言喻的快感。 「是时候了!」男人将原本拉着女孩的双手移到了女孩的臀部两侧,调整了一下姿势——从男人手中恢复自由的双手,成为新的支点,撑着身子好让自己不那幺辛苦,然而这样的姿势,却更利于男人性交。 男人轻摇两下,让两人的结合更为紧密,紧密地的结合甚至发出了淫秽的水声;然后,男人再次抽插。原本停止的动作又再开始,而且更快!从罪恶感中被拉起的女孩,瞬间掉回快感的泥沼,而且陷得更深…… 体内的肉茎,用炙热强调自己的存在,它疯狂地刮弄着没有空隙的肉壁、硬撼着娇嫩的花心,异样的快感深深地烙印在身上的每一处,也烙印在心里的每个角落。如果只是单纯的痛楚,对女孩而言,说不定还不这幺难受,明明不愿意,身体却接受这种快感,这才是最令她痛苦的。 淫液不停地分泌,使得没有缝细的结合,仍能顺利地进行着,也使得感觉更加强烈,突然间,快感化为一道道强烈的电流,冲击着脑袋。 「不……嗯嗯……不要,……停……停下来!」强烈的刺激让女孩难以承受,整个人好像快要疯掉了!不过,男人可不会停下来,反而用更大的力量抽插。 「唔……啊啊……」女孩再也忍受不住,身子弓起,发出尖锐的叫声。 男人感觉得到,女孩的阴道正在抽搐,一下又一下地夹着肉棒。舒服!可是还不足以让他满足。 「小妮子不乖哦,怎幺可以偷跑呢?」 高潮过后的女孩,几乎失去支撑身体的力气。于是男人稍稍撑起瘦小无力的身子,继续着活塞运动,而且还把速度加快了数倍,进行最后的冲刺! 啪啪啪啪…… 深色的肉茎更快速地进、出稚幼的身子,翻动着鲜红色的嫩肉,已经在高峰的女孩被这样的攻势推向了更顶端,抽搐的,不只是体内,体外也感受到了性的快感,连双腿都抖到发软。 「来了!」 男人大喝一声,重重地往前一顶,龟头紧紧地压着女孩的花心,浓稠炙热的液体注满了孕育生命的殿堂,一波接着一波。那感觉不是不强烈,只是女孩再也没有力气做出反应。 她趴着,良久。直到男人抽出软化的肉棒,离开她的身旁,她仍没有动。任凭白浊的液体,自微开的嫩穴中缓缓流出。 性爱的感觉可以称得上是美妙,却令她厌恶。明明是被胁迫,明明不愿意,可是身体却……自己真的像男人所说的是好色的吗?她很恨男人,更恨自己的反应! 「我……我不要再受这种折磨了。真的,真的好苦痛!」 女孩流着泪,做了决定。 ************ 课堂上,女孩心不在焉。最近她常常这样,也常被老师点名。身为她的好朋友的翎,细心地发现女孩今天的不同。 今天的她,脸上是挂着笑容的。在这之前总是愁容满面。 翎拍了拍女孩的背,小声问道:「小菁,什幺事呀?看你高兴的。」 小菁回头看了看她,又转头看了看老师。在确认老师没注意到这儿后,她小声地说:「我最近发现一件很好玩的事哦!」 小菁一脸兴奋的模样,引起了翎的兴趣。 「什幺呀?什幺呀?」 小菁回头看了看老师,又转过头对她说:「秘密……」 「厚……你都这样!之前看你不开心,问你也不说。现在有好玩的也不告诉我。你还当不当我是朋友啊?」 小菁的眉头皱了一下,想说什幺又住口。 突然,两人的名字传遍了整个教室。两人望向声音的主人——她们的老师。然后很自动地站了起来。等着她们的,是一阵不火不温的数落。虽不是粗鲁的辱骂,却仍难受。同学们的目光,让她们从脸红到耳根了。 即使已坐回椅子上,羞愧仍陪伴两人渡过了剩余的上课时间,直到下课。 当老师一离开教室,翎便想和小菁说话。没想到小菁更快,翎还不及开口,就收到小菁带着满脸歉意的对不起。 「呵呵,又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,没关系啦。老是看你被叫起来,我也觉得难过呢。就当作是陪陪你也好。」 小菁沉默了一会,说道:「那个……那个,我还不能告诉你那个秘密……」 「……不过,小翎放学后有空吗?」 「原来小菁想的是这回事。」翎心中想着,没有回话。 「如果……如果有空的话,我带你去。」 看到好友吞吞吐吐的模样,小翎觉得有趣,噗哧地笑了出来。 「好呀!」 ************ 在小菁的带领下,他们来到一间公寓。公寓有点旧,不论是楼梯间或是她们面对的门,都一样。这间公寓对翎来说,自然是陌生的。在电铃声响起后,出来应门的男人,也是她陌生的。 见陌生的男人出来开门,翎觉得有些奇怪。她看了看小菁,小菁也看着她。 小菁挤出一个笑容,对她说:「走,进去吧。」 翎再看了看男人,他的脸上也满是笑容,似乎没有任何危险性。也许,是因为她信任小菁,才会这幺认为的。 「你们先坐,我去拿个东西。」 翎觉得奇怪,到底这儿有什幺有趣的东西呢?她问了小菁,小菁却什幺也没说,只是对她笑了笑。不明其所以然,她只能东张西望,看看能否发现什幺蛛丝马迹。 不一会,男人便回来了。他和进去前没什幺大改变,只是手里多了一台数字摄影机和几卷带子。 「东西……东西可以还我了吧?」小菁吞吞吐吐地说道。 男人笑了笑,答道:「还不行,你还得帮忙哩。毕竟是你的朋友嘛,不照顾一下不是太无情了吗?」 「你!……」小菁咬着下唇,脸上满是怒意却没敢发作,一张小脸胀的红通通的。 两人的对话及表情,翎都看在眼里。如果这是小菁说的有趣的秘密,为什幺她看来一点也不开心?此时的翎完全不懂怎幺一回事。 「来,开始吧!」男人用阴沉的声音,为一场即将到来的凌辱拉开了序幕。 「小菁,麻烦你充当摄影师。对了,别想太多,你要的东西并不在里面。」 「小菁,这是怎幺一回事?」觉得奇怪的翎问道。 被问问题的女孩皱着眉没有回答,默默地从男人手中接过摄影机。 男人对小菁一笑,转身走向翎。 翎察觉到些许异样,面对逼近的男人显得有些畏缩,然而越是如此,越激发男人的欲望。 男人也不多说,伸手便往翎袭去。 「啊!」 翎想抵抗,可是反应及气力都不及男人。男人仅用一只手,就制住她纤细的双手。 「放手呀!」 翎的力气,根本无法挣脱,不过这样的抵抗,男人并不喜欢。黝黑的铁箍一紧,有如白玉般的双手被迫相拥,在交接处深陷着。男人的动作理所当然地带来痛楚。一吃痛,翎便不敢用力抵抗,剩下的,只是形式上的挣扎。 无助之际,她看到了唯一的希望。翎用求助的眼神望向她最要好的朋友。拿着摄影机的小菁并没有停止摄影,面对好友的求助,小菁只是低下头来,不发一语。 「小菁,救我呀!」 「哼!」男人用鼻子冷笑,然后开始卸下翎身上碍事的衣物。 身为翎的好友的小菁,没有丝毫想帮忙的迹象。 六神无主的翎一时间不知该如何,惊讶甚至让她连反抗都忘了,只是不停地向将她引入陷阱的人求救。这让男人的工作十分顺利地完成。 不一会功夫,翎身上的衣服已被剥的一干二净,洁白无瑕的胴体完全曝露在空气之中。 两点粉红,在一片雪白中最是明显,自然吸引男人的注意,因此也成为第一个被攻击的目标。男人伸出剩下的一只手,用力地揉着还没发育的乳房。粗糙的手掌磨擦着柔嫩而敏感的肌肤。痛、难受,没有一丝一毫的舒服。即使如此,乳首仍然开始坚硬。 她的眼眶,开始湿濡。 「小菁,救我……」 小菁别过头去,只有冷冷的镜头仍面对着她。 她的视线,开始模糊。 「求求你,放开我……」她转向乞求男人。 男人没有理会,令她害怕的举动仍然持续。 她的泪,开始滑落。 无论形状或者是手中的存在感都不明显的胸部,仍令人爱不释手。没有瑕疵的肌肤及粉嫩的颜色,足以弥补它的不成熟。 一开始,男人有些性急,是以粗鲁了些。很快地,他的心情和缓下来。若是单纯的凌虐,很难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。厌恶却又在性爱中得到肉体的快感,让女孩在矛盾中挣扎,才更让他快乐。 「嗯,是该好好玩弄女孩了。」 他的指尖似有似无地轻抠着已经坚硬的乳尖,奇怪的感觉让女孩身子一震,彷佛被电流穿过一样。女孩的身子证明男人的动作很有用。除了轻触,男人开始用手指揉捏。 更为强烈的感觉袭击女孩,她感受到了,而他也感受到了。 女孩并没有挣扎,出乎他意料外。第一次玩弄小菁时,并没有这幺顺利。眼前这个女孩,对于性的感受,远比小菁要来得强烈得多,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。 不过,挣扎或者没反应也无所谓,他有的是时间和办法。 「住手……」 没有反抗,只有微弱的声音和抽泣。 好棒的配乐! 男人低下头,轻啮粉色的蓓蕾,用舌头来回刷弄齿间的突起。可口的果实,刺激着男人的唾腺,樱色的突起在逗弄中湿濡。 身子虽然幼小,仍起了反应,女孩的呼吸声变得浓浊。 「怎幺样,开始舒服了吧?接下来还有更棒的呢!」 翎没有任何回答。她的脑袋一片混乱,只是一直不停地在心里问为什幺。 「为什幺,为什幺我会遇到这种事?」 男人将翎拉到沙发上,强迫她躺着。她的双腿在男人的强迫下压着身子,身子就这幺被弯成「ㄑ」字型,耻丘完完全全曝露在男人面前。在男人面前的,除了闭合的私处,还有可爱的菊穴。 稚嫩的菊穴也是非常吸引人,不过,对在这之前完全没有性方面的经验的女孩而言,或许太过刺激。男人还没有开发这地方的打算,日子长着呢。 男人分开未成熟的肉缝,充满未熟气息的鲜红色映在眼中,令他食欲大开。 他用带着恶心黏液的舌,侵略着翎的私处。 深红色、布满颗粒的异形映在女孩的眼中,也将恐惧印在女孩的心里。未知的行为令她心生恐惧,但更令她害怕的,是身体带来的奇妙感觉。那并不算太难受,反而带着一点舒服。但这些都是她无法理解的。无法理解,所以可怕。 下体的舌,用各种不可思议的角度蠕动着,扩大了难以忍受的奇异感觉。早已紊乱的呼吸更为急促,甚至牵动了整个身子。身子不受控制的扭动着,想要摆脱这一切。 那种感觉不停地自下体产生,通过背脊到达脑门。身子的扭动越来越激烈,好像想藉此来分散过激的快感,然而却是徒劳无功。突然,一股远比之前还强大的电流猛地产生。她的身子一紧,彷若雷殛。全身的肌肉猛地拉紧,好像到达极限的弓弦。接着,小小的身子好像失去了力气一样,静静地躺在沙发上。 高潮过后,翎已经无法动弹,只剩下呼吸的气力。 男人把翎丢在沙发上,站起来转身面对小菁。 「小菁,你过来。」 看着自己的好友遭到这样的对待,而且是因为自己的原因,小菁恨不得离开这个地方。如果看不到的话,就不会那幺痛苦吧。可是男人反而把她叫到他们身边。面对男人的呼唤,她想反抗却不能反抗。 「知道该怎幺做吧?」男人挺着下半身说道。 小菁放下摄影机,用双手将男人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拉下。长满黑毛的阳具挂在双脚之间,看起来是那幺地丑陋。阴茎并没有勃起,不过,玩弄翎给他的快乐早让马眼渗出不少兴奋的液体。黏液加上男人的气味,那里更令人作恶! 小菁将脸贴近男人胯下,不在意恶心的玩意和自己如此贴近。她扶起下垂的阴茎,伸出舌头舔舐。男人的体液在味蕾上扩散,男人的气味在鼻腔、气管、肺部里游荡。 那味道,她早已习惯。 她小心奕奕地舔着,吸着,从龟头到阴囊。露在外面的生殖器,没有一处不受到小菁细心的呵护,整个阳具因小菁而充满湿气。细小的舌,好不容易将每一寸都舔遍后,她才张开嘴,将那渐渐变大的阴茎放入口中。 接着,小菁开始晃动着小巧的脑袋,为男人口交。柔细的秀发,因为头部的牵引规律地飞舞着。在口中,那话儿已经觉醒为巨兽,几乎塞满了整个小嘴。然而即使这样,小菁仍能不让自己的牙齿刮痛男人。这是多次「训练」的结果。小菁有着和年龄不相符的技巧。 小菁知道男人的目的,并没有让男人射精,便吐了巨兽。当它出来时,已是不停地跳动着的。上满唾液而发亮的它坚挺无比,看起来凶恶异常。 她亲口弄硬的阳具,将要插在被自己陷害的朋友身上,令她感到更为愧疚。 但是,就算再怎幺不愿,这里的主人是那个男人。他的命令是唯一的,而她,只能遵从。 男人意示她拿起摄影机,继续拍摄的工作。她,只能乖乖地照着做。 男人转过头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少女,观察着刚被玩弄过的阴部,戏弄是足够了,然而翎的身子并没能分泌能让性交顺利的爱液的量。男人才不管这些,他跪坐在沙发上,将翎的身子拉起来,让她坐在自己身上。坚硬的阴茎不停地跳动,摩擦着敏感的部位。 翎害怕的叫道:「你要做什幺?!」那声音却一点气力也无。 男人听若未闻,专注在自己即将要做的事上。他的手扶着阴茎,对准入口,然后扶着翎的臀,使劲一顶。 「啊!好痛!住手呀!」破瓜的痛楚让翎放声尖叫。 本来失去的反抗意识,因痛楚而觉醒,失去的气力,也在瞬间凝聚。她的双手使劲地想推开男人,可是却一点用也没有。她开始扭动着腰,想摆脱男人,可是像铁箍一样的双手紧扣,让她完全没有离开男人的可能,这样的动作带了了更大的痛楚。她的身子渐渐地明白了这点,于是她放弃了挣扎,靠着流泪抽泣和呼吸来减轻痛楚。 「真紧呀,好爽!」 男人停下了动作,好享受进入处女体内的快感。反正她又逃不掉,没必要着急。女孩体内的温热、女孩体内的狭小、女孩体内的湿濡,不论那一项,都是至高的享受。男人停留了好一会,直到享受够了,才开始挥动夺走处女的凶器。 染上血色的阴茎不停地进出着少女,缓缓地,并不快。但小菁清楚地知道,那有多痛。而且,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痛。 「呜呜……」男人的动作,好似锯子那样撕扯着柔嫩的地方,剧痛让翎开始哭了起来。 看着这一幕幕,小菁很矛盾,她想移动脚步离开,却又觉得这时离开是不应该的。翎是因为自己才会遭受不幸,她应该要好好看着翎受苦的模样,这对她来说很难受,但只有这样折磨自己,才能减轻些许的罪恶感。 初次的颜色,在帮浦运动中,均匀地涂满肉茎,因此变得不明显了,然而被破处的事实却不会磨灭,而深深地烙在少女的心中,成为痛苦的回忆。心中的痛不会这幺易容消失,但身上的痛却不是这样。 到了极点后,痛便不再痛。下体已经麻痹了,只剩下火烧一般的炙热,不停地灼烧着翎的体内,即使男人加快了速度,却也不像先前那样难受了。痛楚消失后,潜藏着的性的快感渐渐浮起,或许还不是很明显,但翎的身子已经确实地感受到了。 「喔喔喔,快要……」 虽然男人想要让翎好好体验真正的性爱,不过毕竟是第一次,要让翎得到快乐是很困难的,加上处女太过诱人,本来想慢慢来的男人,早就被性冲动给支配了。夺取的满足感,加上狭窄阴道所带来的快乐,让男人满脑子只剩下射精的念头。 舒服,真是太舒服了!即使常常享受着稚嫩的肉体,但第一次的肉体令他十分爽快,甚至差点腿软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让身体缓和一下,然后,便将速度再向上提升,大力地干着女孩。 男人进出的越来越快。已经熟悉性事的小菁知道男人快要射精了,心中更是难受。 到达极限的速度瞬间归零。男人用力一顶,大量的精液从马眼奔出,毫无保留地注入翎的身子。 「射了,全射在里面了!」男人兴奋地叫着。 翎并不明白这件事代表的意思,对她来说,不过是一连串恶梦中的一部份。但对明白这件事代表什幺意义的小菁来说,却是巨大的痛苦。翎会遇到这种事,都是她害的。 男人休息了一会,才把泡在蜜穴中的阴茎抽出。软化的阴茎,依然巨大,抹在油亮阴茎上的粉红,让人更觉得恶心。小菁注视着那东西时,发现男人在看着她,连忙将头别开。 小菁这样的举动,让男人兴奋不已,已经休息好一会的巨棒,在主人受到刺激后再次觉醒。男人不多说话,一把便将小菁拉过来,拉下她的内裤,就这幺直接地插入小菁的体内,开始动了起来。 被突袭的小菁立即反抗,叫道:「你干嘛!」 「只有你朋友被干,这样说不过去吧?」 「住手!」 「刚干过你朋友的阴茎,和平时有没有什幺不同呀?」 「……」 内疚夺走了小菁的反抗意识。下意识地,小菁望向令她内疚的源头,在那儿等待她的,是一双无神的视线。翎看着小菁,让小菁觉得很羞耻,急忙道:「不要!」 可是男人没有理会,甚至得意洋洋地玩弄着小菁,他将一只手伸进小菁的衣服里,轻捏胸前的突起。小巧的乳头早已经变硬,微微的痛楚带来异样的感觉。 男人的舌也没有闲着,不住舔舐着粉嫩的脸庞和颈子。男人的动作中,「不要」的声音还是断断续续地自小菁的口中发出,只是越来越细微,最后也终将停止。 没有前戏,没有爱抚就进行激烈的插抽非常的不适,甚至疼痛,然而被开发过的肉体,早已经能够接受且沉溺其中了,幼小的体内分泌出越来越多的爱液。 爱液的润滑,使得不适渐渐消失。而快感,也越来越明显。 一开始的小菁还想试图抵抗,可是不久后,意识已然朦胧,在男人的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下,整个人变得飘飘然的。为了取得更大的快乐,身体开始迎合着男人,虽然不明显,但确实是那样没错。小菁意识到这点,可是她已经不能控制自己。 男人清楚地接受到小菁身体的反应,为了避免不小心弄坏摄影机,他从小菁手中接过机器,将它放在一旁,然后抬起幼小的身子,奋力地干着。辛苦播下的种,早已经萌芽茁壮,这一番心血,怎幺可能轻易就放弃?然而小菁却看不清这一点,让自己的好友也沦为牺牲品。 男人大力地抽送,强烈的撞击力道完完全全地传到幼小的身子里。小菁不止承受下来了,而且身子也开始觉醒,将理性给消灭。 「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 她开始呻吟起来,身子也激烈的舞动,为的就是获得快乐。理智、思考什幺的,都不需要了,此时的她,追求的只有一个——那便是性,那便是快感。 「想要了!」 确认了这一点的男人,更勤奋地摆动着。肉与肉的撞击越来越快,也越来越响。终于,在小菁的娇呼声中停下。精液再次的喷发,注入另一个年轻的肉体。 炙热的精液注入体内,明明应该是痛恨的,这时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。 她靠着男人的胸口,享受着高潮的余韵。 从高潮中回过神的小菁,意识到自己又被奸淫了,急忙推着男人,离开他的身子。牺牲了朋友,可是结果还是一样,她不甘心。她怎幺能甘心? 「你……你骗人!明明说我带她来,你就要放过我的!」 「这是怎幺一回事?!」一直沉默的翎,大声地问着,脸上满是难以置信。 被问问题的人没有回答,当然得有人代劳。男人觉得自己有义务替小菁来回答。 「牺牲自己的朋友,好换取自由,这种事亏你干得出来。」 面对翎的眼光,怒气瞬间被愧疚取代。她低下头不敢望向翎。 「呵呵……是吗?是这样子的吗?」 课堂上的笑容、秘密,以及下课的对不起……原来小菁早就计划好了。一切都只是个陷阱! 「不……我……是他用照片和影片威胁我的!」小菁不得不解释,因为抬头的瞬间,她看到翎的笑容。令她害怕的笑容。 「是吗?我可不是那样说的,我记得我是说:「你带你那个朋友过来,我就把那些全部还你。不论是照片或是影片。」」 「是你为了自己而下的决定!你想要把朋友拉下水,做替死鬼,然后自己逃走!」 「……」 谎言被拆穿的小菁不发一言,才刚抬起的头又再次低下。 「其实,原本我真的想把照片和影片还你的,可是你这种牺牲朋友的作法,我不能认同。况且,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自由,对你的朋友也不公平。对吧?」 男人最后的问句是对着翎说的。翎虽然没有回话,但也没反对,她只是用充满怒意的双眼望着小菁——陷害她的人想要安然离开,现在的她绝对不允许!明明是始作俑者,却将一切责任推给她,说得好像事不关己,小菁觉得很生气,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朋友,她发现她没那个资格。 在场唯一有资格愤怒的,是被她背叛的朋友。 「对了,你们知道的。这事最好别让其它人知道,如果我被抓或是出了什幺事,我的朋友会把这些东西放到网络上哦。我想,这样对大家都不好吧?!」 接着,男人对着翎说着违背他的后果。不过翎并没有听进去,她现在剩下的只有对背叛者的恨意,这恨意,使得她不会将这件事告诉别人。 「好了,你们进去洗一洗吧,不然让你们的家人知道,那可就糟糕了。」 男人让两人进浴室冲洗,自己并有没进去。他是故意这幺做的——即使和两个女孩一起沐浴是无上的享受,但让愧疚的小菁独自面对愤怒的翎,这种感觉更令他快乐! 浴室里的两人都没有说话。这时的沉默比责难和怒斥更令小菁难受,可是她没有勇气打破这个沉默。 待两人清洗完毕,换上衣服后,男人交待了「下次」的时间,接着便让两人离开这栋与地狱无异的建筑。 两人回家的路是顺路,她们不得不走在一块。两个人的距离并没有很远,但是心却像是被高墙隔开,无法接近。 「对不起,我……」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对翎说话,没想到话才出口,便被打断。 「你去死!」丢出这三个字,翎头也不回地着离去。 小菁停了下来,没有追上去,也不敢追上去。在双眼中的翎变得朦胧,然后消失。除了哭泣,她什幺也不能。 翎眼中的怨恨深深地烙印在她的心中,她知道,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了! ************ 小菁坐在书桌前,手中拿着笔。 为什幺自己要这幺傻?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个好人,为什幺自己要相信他? 不但没办法逃离那男人的魔掌,还将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拉进了无底深渊。这种罪恶感,远比成为那男人的玩物,还要令她难受百倍。 多了几条痕迹的白纸,在朦胧的视线里濡湿。然而再多的字句,也无法弥补她所犯下的错误,再多的后悔,也改变不了已成的事实! ************ 深夜,本该是睡觉的时间,小菁却出现在楼顶。 微凉的风吹佛在身上,很舒服,可是小菁却一点也无法享受,她的脑海里,只有翎当时的表情。 她走到墙边,手搭在墙上,一撑一蹬,便跳上了围墙。小菁在围墙上站着,任凭瘦弱的身子在风中摇曳。她并没有害怕,也没有犹豫,而是想到了翎,她最要好的朋友。想起以前在一起快乐的事、悲伤的事,还有……对她的怨恨。 「对不起……」说完最后一句话,小菁轻轻一跃,呼啸而过的风声,快速地播放着她短暂的一生。 地心引力的作用下,幼小的身子笔直地堕落,越来越快。「磅」的一声,绮丽的粉红洒在地上,浓稠的深红渐渐晕开。 诡异地扭曲着的躯体,在告诉所有人一件事——她,坏掉了! ************ 翎出现在小菁的告别式上,她本来不想来的。她和她是同学,她和她是别人眼中的好友。她,不得不来。 小菁的母亲看到她,向她走了过来。「你……!你到底对小菁做了什幺?为什幺……」 长辈的问话应该是要回答的,可是翎完全不理不睬。 「是不是你?是不是你害了她?!」 原本不想理会任何人的翎,被这句话刺伤而起了反应。「我那里害了她?是她害了我!」 充满怒气的反驳,震慑了在场的所有人,怒气中充满无限委屈。一时间,大家都产生一种错觉:眼前的女孩远比躺着的那个更可怜! 巨大的声音在人群中爆开,带来的是寂静。静,却不是丧礼应有的气氛。 尴尬。 小菁的父亲走了过去。身为男人,身为一个父亲,他负起该负的责任。他将翎拉到没有人会注意到的地方。 翎从以前便对小菁的父亲很有好感,所以并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举动。 「小翎,能告诉我怎幺一回事吗?」 翎想了想,住了口,她不愿将那个羞耻的秘密说出口。 小菁的父亲叹了一口气,道:「你和小菁都一样,什幺也不愿说……」 「我不知你们是怎幺了。」 「可是,你知道吗?」 小菁的父亲拿出了一张纸,翎接了过来。 「对不起!对不起!小翎」被泪水弄皱的纸上,歪斜的字体,模糊地躺在上面。 「她什幺话也没留下,只留下这张。身为父母的我们,她什幺话也没要说,只有你……你知道,她有多幺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吗?」 翎的泪水,让那张干了的纸再次湿濡——简单的几个字,传达的是最真诚的感觉。 小菁知道无论如何,翎都不会原谅她,也没乞求能得到翎原谅,这张纸,只有满满的歉意。正是单纯的歉意,让翎感受到了。 「对不起!小菁!对不起!」 泪水,不受控制地落下。 对小菁,翎不再有恨。 小菁的父亲轻轻地抱着翎的头,让她尽情地宣泄。 「身为你的好朋友,我却只想置身事外。我也有错呀!」翎心里这幺想着。 「我不会再这样了,小菁!你回来呀!」 无声的祈求是那幺诚肯,是那幺专注。可是,这个愿望,连上帝也没办法帮上忙。 终于,翎抵不住悲伤,哭晕了过去。 ************ 失去了一手调教的小菁,男人觉得可惜,却没有丝毫愧疚。还活着的翎,担起原本小菁的工作,成为男人的玩物。 男人一点也不担心被发现,因为翎乖乖地依照自己的命令,任凭他玩弄。今天,粗大的阴茎如同之前,进出着稚嫩的幼穴。 「啊……」一声诱人的娇呼,让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。 「这、这声音是?」一定是听错了!男人企图说服自己。他望向女孩的脸,心下一宽。 「叔叔,你怎幺停下来了呀?」女孩的声音否定了他。 没错,是她的声音——是小菁,一个死去的人! 男人想逃,可是恐惧瘫痪了他的四肢,全身软得没有一点力气,可是阴茎却相反的勇猛,好像全身的气力全跑到了那根上面。男人连想抽身都无法。 「你……你……!」 「叔叔这幺快就把我忘了呀?真无情!……」那满是委屈的脸,确确实实是翎,可是声音却是不折不扣的小菁。 男人张大了口,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。 「人家好想你说……」 娇媚的语调,本该能令任何男人亢奋不已,但对这时的他来说,只是更深的恐惧。 「叔叔好讨厌,怎幺都不动了……你一定是想要人家自己动,这样子好丢脸哦。」女孩的话和动作完全不符。她反过来将男人推倒,坐在男人的腹上。过程中,小心奕奕的维持和男人的连结,好似深怕它一溜出去就会不见似地。 「我要动了哦……」她用恶作剧的模样说道。 男人没有回答女孩,女孩也没理会,自顾自地在男人的身上动了起来。 「叔……叔叔在我里面,好……好舒服……」女孩的手也没停下来,不时的 逗弄着乳尖和下体,为自己带来快感,性感的模样和稚嫩的外表,绘出强烈反差的美。可惜男人无法享受。 女孩扭动着身躯,不停地榨取着男人,男人死命的抵抗,不过,那是没有用的挣扎,年轻的身体拥有致命的吸引力。即使是那样,要他奉献出生命的精华也不是那幺容易,女孩必需有所付出,她知道。于是毫无保留,她尽心尽力的服侍着那宝贝,用她最私密的地方。蜜穴用高级的技巧按摩着肉棒,一下、又一下。 受到礼遇的男人,却像被强暴的女孩般惊叫着:「不要……不要!」 女孩明白男人的状况,知道男人到达临界。在快感中被消磨的力气,慢慢地集中,她要用最后的力气进行冲刺。瘦小的身子上、下地摇动着,比原本还要更快。 女孩用力坐下,一个没控制好,龟头重重的顶住子宫口,刺激太过强烈,使她的身子不禁一软,不过,她还不能休息。她打起精神,撑起身子,用最后的一点力气,不要命地动着身子,一下、又一下。 终于,男人喷发了! 一直苦苦支撑着的女孩,也在一波波的射精中获得高潮,灼热的液体,似乎把她的骨头给融化了,她娇呼一声,软倒在男人胸前…… 这时的屋内,只剩下女孩的喘息声。 女孩的喘息渐渐平复,屋子里也随之静了下来,听不到半点声音。趴了许久女孩才恢复体力,她撑起身子,离开了男人,随便地擦拭下体后,便摇摇晃晃地移动身子,在屋子中搜索。 最后,她找到了束缚着她们的东西,穿上衣服离去。